人类真的应该吃素吗?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05-06 09:07

  这篇文章是朱家安针对《加里尤乐夫斯基充斥谬误的素食演讲》一文之补述。朱家安的文章只讨论了演讲前半部。在后半部,加里尤乐夫斯基补充另外两个我们应该接受纯素(veganism)的理由︰
人类真的应该吃素吗
  1.人类天生就是草食动物,因此现代饮食违反我们的天性。
 
  2.这种违反天性的饮食方式,是许多现代主要疾病的原因。
 
  从(1)到(2),加里的策略显而易见︰先指出从动物源摄取营养并非人类天性,所以即使我们接受纯素,也不会有任何坏处,因为那才是我们原来的生活方式,并且还能藉此避免动物源营养导致的各种疾病。因此,若想要有自然而健康的生活,我们应该接受全素食饮食。
 
  对消化系统和牙齿的推论谬误
 
  无法排除人类是杂食动物的可能
 
  首先,让我们考虑支持纯素的第一个理由:人类天生草食。在演讲中(27:03),加里提出了许多人类构造上和其他草食动物相似、肉食动物相异的地方,藉此主张人类天生是草食动物。这种推论似乎言之有理,但他举出的那些证据是否是事实呢?在我看来,加里论点的第一个缺陷,在于未将杂食列入考虑,虽然他好几次提到「杂食性」这字眼,但是我不认为他的讨论给予这种饮食方式足够严肃的对待。
 
  加里举了许多人类与草食性动物例相似的例子,然而,就算这些例子足以证明人类并非肉食,仍无法排除人类的杂食可能。毕竟,若人类是杂食性动物,当然会有一些生理构造帮助我们摄取植物源营养。因此我们必须问:在演讲中,加里对人类与其他草食动物生理结构的描述是否正确?以及综合这些描述之后,我们能否排除人类的杂食可能?
 
  首先,加里讨论不同动物的肠子长度(27:13)。他主张人类肠道和草食动物差不多长,并比肉食动物长得多。但若考虑那些常见的草食动物,也许我们会发觉我们和牠们的相似也仅只于此。举例来说,典型的草食动物如牛和羊都有好几个胃并且还会反刍。如果人类在演化的道路上一直是草食动物,为何我们空有长肠子,而没有这类用于消化植物的特化构造与习性?
 
  再来,加里主张人类和其它草食动物都藉流汗调节体温,而肉食动物则否(28:12)。然而,汗腺事实上是所有哺乳动物的共同特征。虽然流汗的迹象在某些动物上不明显,但是哺乳动物所具有的汗腺还是会正常的发挥调节体温的功能。举例来说,一个常见的迷思是狗不流汗,但这不是事实。
 
  在体温调节之后,加里提到有人可能会主张人类有犬齿因此是肉食(28:40),并反驳说,大部份的草食动物也都有犬齿,接着就讨论关于我们上下颚咬合的方式。然而,他在这里的论证到底长怎样?就我的理解,他设想的对象可能是一个三段论:
 
  1.只有肉食动物有犬齿。
 
  2.人有犬齿。
 
  3.所以人属于肉食动物。
 
  接着他说大部份的草食动物也都有犬齿,因此(1)不为真。但若你真的观察了各种动物的牙齿,你会发现问题症结不是犬齿的存在与否,而是形状。加里主张我们人类的牙齿如同草食动物一样宽短钝平。好吧,如果你比较的基准是霸王龙,那我可以同意这样的说法。但是你可以参考「OxSkull」和「ChimpanzeeSkull」这两种图片,然后比较一下,看看我们人的牙齿到底是比较像草食性的牛,还是杂食性的黑猩猩。对我来说毫无疑问的是后者。事实上在灵长类中,人类拥有的是退化的犬齿,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就像大猩猩那样,走在草食性的道路上。
 
  我们必须注意,我们的祖先拥有其他动物缺乏的用火能力。这表示我们可以加热食物来改变它们的性质。比起生肉,料理过的肉较为柔软,所以也许这是其中一个理由来解释我们为何会有相对于黑猩猩和矮黑猩猩较为退化的犬齿。另外一个可能的理由,是人类使用武器的能力,这让我们不需要像其他掠食者一样仰赖尖牙利爪杀死猎物。这也可以衔接上加里对于爪子的主张,他说只有肉食性和杂食性动物才有爪子(28:20)。这是另一个明显的问题,人类,或是说所有灵长类的指甲都可以肩负爪子的任务。被黑猩猩杀死的猎物应该会同意爪子和指甲一样具有杀伤力,如果你不相信,请看看「Violentchimpanzeeattack–PlanetEarth–BBCwildlife」这个纪录黑猩猩猎杀捕食其他黑猩猩的影片。对了,在这影片中,你可以看到牠们吃肉的时候上下颚的咬合方式—咀嚼和磨碎食物,如同人类一样。而加里却主张这是草食动物独有的进食方式(28:59)?又一个错误的说法。
 
  总的来说,我认为加里对人类的描写无法排除人类天生是杂食性动物的可能。而且他的许多描述是错的。并且,基于他对于猩猩和矮黑猩猩这两种演化上和我们人类最接近的杂食性动物只字未提,我认为他有避重就轻的嫌疑。至少,考虑加里提到的那些特征,若你同意黑猩猩是杂食性,你大概很难相信人会是天生草食。
 
  对吃生肉的推论谬误
 
  没有考虑到饮食文化差异和烹饪技术的成因
 
  接着,加里提出了两个课题给他的听众(29:26)。第一个是要求那些主张人类会吃肉的人去猎一只松鼠,然后整只生吃。第二,把一个两岁的孩子和苹果和兔子放在一起,然后看看孩子会边吃苹果边和兔子玩,还是边吃兔子边和苹果玩。虽然我个人实在认为这些和我们的讨论没什么直接关系,但从上下文来说,加里似乎想藉这两个不太可能被完成的课题来支持他接下来的主张:人类不具有肉食渴望或肉食本能。
 
  我个人来说,我看不出这个企图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在加里的第一个课题中,他要求听众去猎松鼠并生吃。这背后的思路似乎是这样的:你说你是个肉食动物?很好啊。只是如果你是肉食动物,为啥你连一只松鼠都追不到?为啥你不敢生吃整只松鼠感到恶心?其他肉食动物不是都生吃猎物吗?你如果这些都办不到,你还坚持你天生就要吃肉吗?
 
  但是我想敏感的听众都可以察觉,加里在这个课题中所要求禁用的工具、策略和烹调,正是人类肉食渴望的表现。我们都听过黑猩猩会用树枝把白蚁从蚁巢里「钓」出来吃。那么我想我们可以合理的主张,因为牠们有对动物源营养的需求所以让黑猩猩「发明」出了这种技术或是工具来让他们弥补生理上(和食蚁兽相比)的不足。同理,人类发展出长矛、弓箭、鱼叉、拌足索、陷阱、伪装技术等工具与技术一方面展示出了人类肉食渴望影响下的创造力,另一方面也显示出了人类猎物的多样性。正是依赖工具与策略而非生理结构,人类才能拥有如此多的猎物种类。另一方面,我们该如何解释我们对于生食松鼠的厌恶感呢?请大家注意,加里是在美国的大学中演讲,我想要是这个诉诸恶心感的论点有任何效果,那也是基于西方饮食文化的局限。很幸运地,身为一个华人,受我的文化影响,我了解人的吃食范围有多广泛。以及,我们发展出多少不同的烹饪技术来应对这我们四周的无数食材。所以,对我来说「生食」或是「松鼠」这种关键词并未让我在感觉上产生任何不适。我想人类各种饮食文化中或多或少存在着不被其他文化所理解的食材与烹饪技术,从猫狗、鼠类、到各式昆虫。(其实我一直认为受肉食渴望的影响,人类会吃掉他们能吃的任何动物。)但排除了我们个人文化背景的因素后,我们真的能够理性的论证某种食材不该吃或是不该如何吃吗?我认为很难。(当然,唯一一个例外可能是食人。)
 
  在小朋友吃苹果啃兔子的议题中,我认为加里想推的论点,应该是现代人对于动物源营养的爱好是后天养成的。毕竟我们都承认两岁小孩会吃苹果而不是把兔子杀了啃兔腿不是?我认为他想传达给观众的是一种商业阴谋论:我们从小被灌输了「均衡饮食」错误观念,我们会摄取动物源营养只是商人藉此从中牟利的手段,这既不道德也不健康。证据就是一来我们不具有肉食的生理结构、心理上排斥生食,二来我们的幼童也未展现出肉食渴望。而我们违反自然摄取动物源营养的结果就是各种疾病。
 
  对渴望动物营养的动机推论谬误
 
  追求高热量的肉食营养反而是人类的演化优势
 
  然而,人类渴求动物源营养的历史其实源远流长。举例来说,欧洲现存最古老的木乃伊「冰人奥兹」腹中就存有两种不同的肉类。以畜牧史观之,世界各地的人类大约在新石器时代的时候就各自驯化了不同的动物。另外还有许多的证据显示我们更古老的祖先会吃肉吸骨髓。如果我们摄取动物源营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业阴谋还来不及兴起的原始人时代,我们们似乎更应该接受人类天生就有这种需求的说法,因为,根据这些历史证据,摄取动物源食品这件事不是商人乱掰,现代文明只是追随我们祖先的喜好。
 
  接着,加里主张现代社会的杂食习惯与人类演化无关(33:38)。以他所言「所以我们要生产大量数十亿陆地动物。请注意,这与上帝无关,这与演化无关,这是一个企业。」我在前面已经举出一些例子谈到我们的祖先在许久以前就开始吃肉吸骨髓和畜牧。我想这足以表示人类摄取动物源营养的行为乃是历史文化的一部份,而不是甚么「创造需求」阴谋下的结果。
 
  但是我想谈一下人类的肉食渴望在演化的过程中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优势。与其说肉食渴望,不如该说是追求高热量食物的渴望。富含脂肪、蛋白质、或是糖分的食物往往是人类的最爱。对我们的祖先来说,也就是肉类和甜味水果。高热量食物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吃下一大堆食物就能满足我们所需,也能够减少我们花在进食的时间。举例来说吧,成年雄性大猩猩一天需要吃掉约18公斤的食物,大部份是水果和叶子,花掉30%左右的时间进食。如果我们人类一天也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吃饭,那我们可以花在其他有意义活动的时间就少了,这对人类社会发展来说不是好事。同样的,我们在野地里有高热量食物爱好的祖先一样具有演化优势,有效率的进食习惯,让他们有更多时间应付其它活动。以趋势来说,人类社会从远古到现代,似乎一直试着确保稳定的食物来源,所以我们以农业和畜牧代替采集狩猎这种不稳定的方式。我们一直追求更甜的水果或是更肥美多汁的肉,所以我们现在有许多的品种来满足人类品味。这恰恰和加里的主张相反︰人类的肉食渴望带给我们演化优势并且最终创造出了现代世界的饮食方式,而不是倒过来。
 
  对疾病来自肉食的推论谬误
 
  无法证明动物性营养和癌症之间有绝对因果关系
 
  接着,加里谈到动物性蛋白质(35:43),并且主张这是我们人类患上癌症的主要原因。首先,这里同样的论调又提到人类不适合动物源营养。让我举一个极端的例子:爱斯基摩人,或者依努特人。因为极地环境的缘故,这些人的饮食几乎都是鱼、肉和脂肪。但是在接受现代饮食之前,他们并未受文明病所苦。几乎纯肉食的依努特人,在一百多年前的人类学家眼中,是相当健康的民族。(两千年左右的加拿大政府统计发现依努特人平均寿命比加拿大人少了十岁。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他们大部分是意外死亡。毕竟极地仍然是相当严酷的环境。)所以,如果我们的身体如加里所宣称的那么不适于吸收动物源营养,我不知道我们该如何解释依努特人几乎只吃肉但是能免于癌症和骨质疏松等各种文明病。在(37:23)时,加里提到了医学报告。他说如果有人拿出一份科学研究主张人类需要动物源营养,他可以拿出两份研究来主张动物源营养会导致各种癌症和主要疾病。但是他接着(38:01)说:「但我们都知道医学报告可被动手脚」。在这我只想问:你前面谈了一堆关于人类与疾病的研究,而你现在却又说这些东西都不可信?你是在玩我吗?
 
  加里提到许多他的朋友和亲人死于癌症(38:19),而他主张动物源营养乃是导致他们生病的原因。然而,我们对他提到的那些人的饮食习惯一无所知。我完全可以接受因为摄取过多热量和油脂而有心脏病和高血压,但这一定是因为吃了一大堆肉吗?也许是因为他的朋友们都酗威士忌、巧克力或是甜甜圈啊。我完全无法理解这种不清晰的个人经验如何能够说服理性的听众。
 
  (39:44)关于起司和其它乳品的慷慨激昂演讲。质疑如果我们可以从动物源营养中摄取足够营养,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如此多的维他命和钙质锭剂?加里主张动物性蛋白让我们的钙质流失,这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依赖钙锭补充钙质。同样的,他仍然得告诉我为什么整天吃肉的依努特原住民不需要这些。同时,我的朋友也没有人需要钙锭或是其他维他命补充。我所认识的人中,除了某些长辈之外,没有人患上骨质疏松症。我想这主因在于骨质疏松症原则上是一种老年病。换句话说,那是现代社会人类寿命增加的自然结果,是老化身体机能退化的征状。(你不需要告诉我有多少年轻人也有骨质疏松症或是其他素食者信誓旦旦肉食带给人类疾病的案例。「我感觉」那些报告都不重要。「因为我们都知道医学报告很容易被动手脚」。如果你觉得我的这种说法武断又不负责任。我得说这正是加里在谈到疾病与饮食之间关系的语调。而且如你所见,如果我也采取这种方式来陈述我的意见,那么对话也就无法成立了。我希望大家注意到加里在这理性讨论的场合采取了多不具建设性的态度。)
 
  以上是我对加里后半场演说的想法。之后关于素食产品的介绍和牧场工作人员如何去虐待乳牛的部份我没有任何意见。总结:我认为加里在演讲后半段所采取的论述策略和举出的案例无法支持他的主张。虽然我不见得完全反对加里在演讲前半部的意见,但是在演讲下半部的表现实在无法让我觉得他博学或理智。